兰西21岁青年残忍自杀的背后 模仿网游割喉焚烧自杀

  生活报9月11日讯 人民警察,是多少人儿时的职业梦想。刑侦警察,警察中的铁胆英雄。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痕迹,很可能会提示案情的真相、显示犯罪的痕迹;一个稍纵即逝的刹那,也许会扼住罪恶的咽喉、避免伤害的发生。无论是枪口下的搏击,还是虎穴中的周旋,他们都无所畏惧。大案侦破,其背后是刑侦警察的血与汗和苦与痛。今起,本报与省公安厅联合推出龙江警事栏目,共同记录城市中这群无惧无畏民警和他们侦破的一个个大要案,记录他们用勇气与智慧换来的城市安宁和万家欢乐。

  首期为您刊载的案件,揭开一个青年残忍自杀背后重重谜团的同时,也给家长、教育、社会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发人深思。

  乡村公路旁一个偏僻的废弃民房里,一具全身被烧焦的尸体蜷缩在一角,死者颈部有一道深深的刀口,能清晰地看到被切断的喉管,手腕上有捆绑的勒痕……惨状令从事多年刑事侦查工作的刑警们震惊。凶手与死者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才会下此狠手?

  就是凭着这个没有完全烧毁的手机残片,刑警们一步一步逼近并最终揭开了一个从小缺失家庭温暖、性格自卑自闭、痴迷网游的21岁青年用捆绑、割喉、焚烧方式结束生命的真相。

  黑龙江省兰西县21岁的郑赫从小父母离异、与爷爷奶奶生活。他迷恋网络上的《火影忍者》,在忍者的世界里,备受冷落、怎样活着无所谓,怎样死去很重要。

  17日下午2点,兰西县长江乡长江村卢老汉带着羊群来到了碱巴拉公路北侧附近一块偏僻的空地放羊。卢老汉向离羊群不远那所废弃民房走去,想方便一下。卢老汉刚一踏入民房,便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身汗,一具全身被烧焦的尸体蜷缩在一角。老汉一路跑到兰西县长江乡派出所报案。

  接到报案后,兰西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领导及办案民警随后赶到了现场。面对这具被烧焦的男青年尸体,警方立即展开了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工作。经勘察,尸体处于废弃民房东北角的不足五平方米大小的原厨房内。尸体的惨状让从事多年刑事侦查工作的姜洋涛感到震惊,“尸体的焚烧面积几乎达到了100%,双脚被烧得近乎为碳化状态,从燃烧的程度看浇注了大量助燃物。他头部的地面上有大量的血迹,颈部有一道深深的刀口,能清晰地看到被切断的喉管,手腕上有捆绑的勒痕。”

  在死者的尸检报告中这样写道:尸表散发有汽油味;颈部有一横行刃器切口、边缘整齐、深度致使气管三分之二被切断,气管内有大量血块充塞,肺部已被积血充满,双手腕部有环状皮下出血、疑似捆绑物所致。此外,警方还在凶案现场发现了两个吸过的红河牌烟头、两个牛奶空袋、一把没有燃尽的壁纸刀和一个在灰烬中筛滤出来的手机残片。

  此案件上报后,立即得到了省公安厅、绥化市公安局和兰西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省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徐景波、绥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张影、兰西县公安局局长李国峰等各级领导带领相关部门的专家第一时间先后赶到了兰西,踏查案件现场、听取工作汇报,立案并成立了“3·17”专案组,侦查工作全面展开。

  警方在全县范围内走访排查近期失踪人员;开展网上研判工作,发布未知名尸体信息,向周边市县发送协查通报;同时进行的是将提取到的物证残片、生物检材、保全的信息报送省厅、公安部的相关部门检验。在灰烬中筛滤出来的手机残片,成为了找到尸源的重要线索。从还未完全烧毁的手机机芯残片上,能够看到断续的部分数码信息,省公安厅技术总队通过技术手段,对机芯残片进行了分析、还原、比对,成功查出这部手机的机型和手机号码,并将信息报送到公安部进行检验、鉴定。

  4月1日,死者身份被确定,为兰西县长江乡双城村孟家窝堡屯村民——21岁的郑赫。

  警方走访了郑赫的直系亲属和朋友,了解他离家的时间、目的,以及他的性格、社交关系和矛盾面等;对郑赫生前所在的网吧进行访问,从网吧老板、网管、勤杂工、经常在该网吧上网的无业人员那里,了解到了郑赫在上网期间所接触到的人、上网的内容、携带的物品以及离开时的情况;访问当地的网吧、出租车、通往兰西的线车、商店、加油站等,询问是否有人看见过郑赫以及当时的情景。

  随着调查工作的不断深入,警方了解到,14日郑赫从孟家窝堡屯的奶奶家离开后,就来到了兰西县的恒源网吧,在网吧呆了两天两夜后,16日下午2:30他打出租车来到了长江乡政府所在地,有目击者称在当天下午5点钟左右曾看到路旁的废弃民房里冒出了浓浓的黑烟。

  警方在长江乡政府所在地发现了他的行踪,并证实案发前郑赫曾在长江乡一农资商店购买了壁纸刀和塑料桶。长江乡加油站附近的一个民用摄像头记录了郑赫接下来的行踪,从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到,郑赫手拎着刚买的塑料桶只身一人来到了长江乡加油站加油,随后便往案发现场的方向走去。通过对各种情况的综合分析,专案组认定,“3·17”案件属自杀事件。

  随后,通过对尸体的进一步检验和侦查实验,喉咙被割断、双手被捆绑的郑赫的自杀过程得到了合理解释:双手腕部的物品缠绕痕是死者自行缠绕形成;在双手腕部被物品在体前缠绕的情况下是可以完成割喉行为的;郑赫是被焚烧致死,因割喉后到死亡需要一定时间,因此可推断他自己在割喉后点燃;气管内没有烟尘离子以及血液中没有一氧化碳是汽油爆燃和气管内充塞了大量血液的结果。至此,案件成功告破。

  1991年,郑赫出生在兰西县的一个小乡村,他的到来并没有让生活窘迫的父母感觉到些许欣喜。从郑赫呀呀学语到蹒跚学步,父母偶尔会在忙碌时漫不经心看一下孩子,随后收拾行囊,匆匆出门干活、挣钱、奔波。孤独无爱是郑赫童年生活的写照。

  郑赫五岁那年,父母离婚。妈妈改嫁到邻村,从那以后,郑赫再没见过妈妈,在村里其他孩子与母亲亲昵、享受温暖的母爱时,郑赫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母爱的缺失让郑赫渴望更多的父爱来填补,六七岁的他经常来到父亲面前撒娇、总是伸出双臂希望爸爸能一把将他抱起来。可是,父亲却不能给他更多的关爱与照顾。在郑赫7岁那年的秋天,父亲称自己要到哈市打工,直接把郑赫留到了爷爷奶奶家里。

  郑赫初中所在班级的班长陈建对记者说:“初中一年半的时间,郑赫跟我们说话的次数都是有数的。他一直坐在靠窗户第五排那个角落里,每天都是默默的。”

  郑赫的奶奶回忆说:“那天早上起来他说肚子疼,不下地干活了,我和他爷就走了。中午,我和他爷回家,看到小赫没在家,他的衣服、裤子也少了几件,琢磨着这孩子可能自己出走干啥去了。”

  郑赫一走就是三年,他的家人没有试图找过他,彷佛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没有人知道三年中他经历了什么,因为没有人问过。

  三年后,郑赫的叔叔在一个建筑工地遇到了他,“你咋在这儿呢,咋不回家呢?”叔叔带他回了家,怕他学坏把他送到伊春一个亲属开的鞋厂工作,就是在这里,郑赫学会了熟练地使用壁纸刀。在鞋厂工作了三年后,今年年初他回到了奶奶家。

  在这个人情淡漠的家庭中,谈论温暖、快乐似乎是一种奢侈。在郑赫成长的路上,缺少爱、缺少鼓励。他渴望被注意到,在孤独的这条路上,他走得太久了。

  他拿起壁纸刀用力划过自己的喉咙,在还有意识的瞬间,拿起打火机,点燃了自己。

  没有知心朋友、没有特别爱好,郑赫只喜欢干两件事,看一部叫《火影忍者》的动画片,玩《火影忍者》的网络游戏。

  “他年初从鞋厂回来后,整天躺在炕上,看手机里从网上下载的漫画和动画片,有时候还会去外边的网吧打游戏。”郑赫死后,他的亲人如是说。

  《火影忍者》的主人公无父无母,自小就被人歧视,而他总是用各种恶作剧来吸引众人的注意,他被大家冷落、躲避,非常寂寞……郑赫如此痴迷这部动漫作品,是因为主人公和他的际遇相似。而这部动漫作品中,很多打杀、很多种死法,让长期沉迷于此的郑赫深陷其中。割喉、捆绑、火烧,是忍者世界人物们死亡的惯用方式,郑赫最终残忍的自杀方式正是模仿了这部动漫的情节。

  兰西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姜洋涛,通过对郑赫离家后到自杀前目击者的陈述和监控录像的梳理,向记者还原了郑赫自杀的过程。

  3月初,郑赫的奶奶回忆:“他跟我说想去北京学厨师,我同意了。”3月14日早8点多,郑赫跟奶奶说:“奶,我想今天去北京,一会儿的火车。”奶奶给郑赫准备了牛奶、鸡蛋等放到了他的背包里。“平时我和他爷跟这孩子的话就比较少,他做什么决定告诉我和他爷一声就行,我俩都同意。”

  郑赫出了家门坐上公共汽车,来到了兰西县县城里的恒通网吧,一呆就是两天两宿。据一名在恒通网吧坐在郑赫邻座的小刚称,“那天我在网吧玩了一天一宿,正好坐在他旁边。看到他上网就是两件事儿,一会儿看网络小说,一会儿玩《火影忍者》的网络游戏,饿了就吃鸡蛋或是方便面,困了就窝在椅子上睡一觉。”

  16日下午两点半郑赫离开了网吧,打车来到了长江乡政府的一家超市门前,买了一把壁纸刀和一个塑料桶。超市老板娘回忆他当时将壁纸刀放到了背包里,塑料桶拎在手里,走出了超市。郑赫拎着塑料桶来到了长江乡加油站。

  走出加油站后,郑赫就来到了位于长江乡公路路北30米的那间废弃民房。晚上5点钟左右,郑赫一个人在这里,熄灭手中的烟之后,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整齐的放在了身体旁边,然后开始往自己身上淋汽油,将自己的双手在身体前捆绑,拿起壁纸刀用力划过自己的喉咙,在还有意识的瞬间,拿起打火机,点燃了自己。

  谈到郑赫的死,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徐景波说,死者在5岁时父母离异,后来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缺少父母的关爱,爷爷和奶奶对他的爱也是少得可怜,他平时很少和人沟通,这种生活环境使他形成了自卑自闭的性格,对前途和人生认识偏激,构成了他畸形人生观,造成了他悲剧性的后果。对于郑赫的自杀我们应该意识到,加强对单亲家庭子女的教育和管理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有句话说“一个家庭会影响孩子的一辈子”,这句话是对的。家庭是孩子成长的主要场所,家庭环境是影响孩子成长的重要因素,父母应是孩子最亲密的交往对象,父母之间吵架、冲突甚至离异会使孩子失去安全感,这时如果没有一股更加强大的爱与关怀的情感加入进来,那么,就很容易造成孩子性格上的偏差、心理上的扭曲成长。在一个不健全或是不和谐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一般都会恐惧生活、恐惧与人交往,对未来失去信心。孩子的健康成长需要一个温暖、和谐、安宁的家。

  其实,每个家庭在生活中都免不了会有一些风波和摩擦,为人父母者应该懂得争吵对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害,应该努力不断地修正自己的行为,尽量减少给孩子造成的负面影响。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6月底,中国19岁以下网民数量达到1.5亿。今年3月,中国青年网组织专家,抽测了目前流行的117款网游。被专家初步认为适合小学生及以上年龄用户使用的游戏仅6款,约占全部测评游戏比例的5%。近七成被抽测网游由于传播低俗信息、鼓励恶意PK等原因,被专家认为不适宜未成年人使用。宣扬暴力网络内容,给辨别力不强的未成年人带来的不仅是视觉的冲击,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的错误价值观,充斥着血腥、杀戮与色情的游戏、漫画内容,会让孩子变得崇尚暴力,潜意识里埋下以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倾向,网络游戏中针对人性弱点的那些设置,对未成年人的诱惑力和影响非常大。网络游戏、网络内容的分级和家长的监督是现在能够解决该问题比较可行的办法。